丁微笑:回不到的时光

寻找最美孝心少年 央视网 2016年08月03日 17:29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六月,你要从那座大城市回来,我和你的妈妈早早便到了车站去等侯。阿姨的盼望看上去显得那么急切,每一辆车进站,她都要去确认下车牌号是不是你乘坐的那一趟。我对你妈妈说:“阿姨,您放心坐这等着吧,车不会这么快就到的。”阿姨看着我反倒有些急促,不好意思地对我笑笑道:“我怕万一错过了。”在我的再次劝说下,你的妈妈才看似安心地坐下。她开始给我讲你的小时候,你的过去,满满的笑意吐出的每一个关于你的字眼,像是在盛开的五色花瓣,美丽极了。
        终于,你乘坐的车到站了,你的妈妈听到报站,“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抓起包,一边激动地拍着我的肩膀,边跑边指着车进站的方向激动地自言自语:“走,走,走,回来了,回来了。”亲爱的,你回来了,也许是长途的奔波,使你看上去略显疲倦。当阿姨迎上去的时候,相比她的兴奋,你的反应看上去反而多了些淡漠。你冲我挥手打了招呼,好像是顺手就把手中的行李递给了你的妈妈。
        一路上,你始终与我谈论你近来发生的一切,对于嘘寒问暖的阿姨,回答更多的是应付似的:“嗯,啊。”我趁阿姨不注意的时候,用手偷偷捅了两下你的腰,示意你多和阿姨聊聊,可你呢,亲爱的,你反倒挽着我的胳膊走地更快了。你对我说现在的你越来越向往西方的生活,你说你开始向往飞翔,向往远方的世界。可接着你却告诉我,那座大城市带给你思想上最大的改变。你说现在的你明白,其实父母更多的是负担,给的爱越多负担就越重。你说你认为所谓的孝顺,更像是可悲的愚昧,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道德绑架,如今长大了,你说你想做自己。
        同样的震惊伴着同样的庆幸,庆幸我还在这里,庆幸我没有去你口中所谓的大城市,庆幸我没有所谓的见识。亲爱的,为什么眼下你回来了,却又好像没回来呢?
        去年,你想要去云南大理,已经五十岁至今都没有出去旅游的叔叔、阿姨,二话没说拿出他们辛苦赚来的积蓄递到你手上。那个时候你为什么没高喊“独立”?那时候你的爸爸、妈妈怎么就不是累赘呢?你所谓的独立,我可不可以理解是打着它的旗号“不孝”呢?还记得高中时候我们最喜欢的那句话吗?
        “我们几乎是在不知不觉地爱着自己的父母,因为这种爱像人活着一样自然,只有到了最后分别的时刻才能看到这种爱的根扎得有多深。”——莫泊桑
        孝,该是一种天性,无关责任,义务。
        我理解你的梦想,支持你的独立,但个性独立和传统的孝顺并不冲突,张扬个性并非要我们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独立更该是一种人格的独立,对吗?
        我们一起回头吧!回头看看你那已斑白、满头大汗却依然为你提着行李的母亲。
        可不可以带着过去的你,一起回来呢?

860010-113403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