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小雅:“忧伤”以娱亲

寻找最美孝心少年 央视网 2016年08月03日 17:10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春风四起,一大群雏鸟乘着风呼啦啦飞过。落日的辉光温暖每一只急切的、小小的黑色剪影。

        夕光盈满了家乡青石板路的每一个凹凼,呈现出水光荡漾的意味。“水光”托起了一溜儿明砖细瓦——几代传承的老屋小巷。我将书包甩到背后,好似风将船帆鼓满,我踩着小船儿,划破水光,欢快的赶回我温暖的巢穴——我的家。

        我在一家古朴的小店前“停桨搁棹”,抬头,门匾上“芡实糕”三个大字温和朴实。是了,这就是我们家祖传的糕点铺。我推门而入,见店里正清闲,就高喊:“妈”!“哎,回来了”!妈妈用手扑打着围裙从后厨绕出,笑问:“考试成绩出来了?考得怎么样啊?肯定挺好,看你这样”。我面色一窘,嘿嘿笑道:“这个……考得不怎么样”……妈妈却显得比我还窘迫,用手抿了抿发鬓,连声道:“没事儿,别伤心,不就是一次考试吗,别在意”!我知道妈妈误会了,连忙解释:“其实我不是很伤心,真的不”。真的是真的,考试虽然考砸了,但经过总结,我已经发现了这一段时间存在的问题,并制订了解决的计划,现在心里可是满满的干劲,期待着下一次考试呢。可妈妈显然不信,低低叹了口气,说:“今天先不做生意了,来,妈妈专门给你做芡实糕吃”。我哭笑不得,妈妈这是以为我嘴硬装不难过哪,还要像小时候一样做芡实糕哄我开心呢!我连连摆手:“不用,真不用”!妈妈还是将我拉进后厨。

        净手、准备模具、和面、浇型、整型、上炉,一连套的动作好是像以前一样流畅,一丝不苟,妈妈也还是一副惯常的打扮儿,雨过天青色亚麻短衫,棉白色长裙,发髻斜绾,娥眉淡扫,一缕发丝从耳边垂下来。我细细的端详着妈妈带笑的眼梢,在心里悄悄地数又多了几条皱纹。数着数着,眼里就有了湿意,我暗暗下了决定。

        “铛铛,芡实糕来啦!快趁热尝尝好吃吗”?妈妈一脸期待的看着我,眼底有不易察觉的担忧和关怀。我心底一暖,轻轻捻起一片糕,米白的糕饼上撒着鹅黄软红的芡实粉,仿佛烂漫春华,绵绵不绝的热度,从指尖一直暖到心头。轻咬一口,还是那样的清甜,好似春流,具有荡涤尘埃的力量。我故作忧郁,低低的叹息:“妈,其实考不好我还挺伤心的,但一吃你的糕,我就神奇的不伤心了”。说着,已经换上了明媚的神采。妈妈长舒一口气,脸上都是安心和高兴,摸摸我的头:“就是嘛,我的闺女我还不清楚”?看妈妈舒了心,我也暗暗松了口气。

        从小我们都会许愿,长大了,要给爸爸买豪华的汽车,给妈妈买花园洋房,带他们去最美丽的地方旅游。这样的话,无疑都出自我们的肺腑,出自一颗真诚的孝心。可时光如此迅疾又缓慢,我们还没有长大,爸爸妈妈已快要老去,我们惶然伸出双手遮挽,时光又调皮的从指缝间溜走。那么,不如,珍惜现在。没有想象中的豪车,但有现实中一杯清茶;没有预言的花园洋房,但有新栽的鲜花几枝;没有诗情画意的远方,但有促膝长谈的深情或欢乐。

        我想,中国人常讲的孝道、孝心,从来就没有什么规定与限制,一切从心出发,老莱子彩衣娱亲值得赞许,“忧伤”以娱亲也不失新意嘛!

860010-113403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