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慧龄:眼里有光,才能有爱的力量

寻找最美孝心少年 央视网 2016年08月03日 17:26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天空中摇晃着零星几颗星星,月亮被浓云笼罩着,黯淡无光。门前架起了高架桥,街角的小吃店关门了,妈妈眼睛里也似乎少了什么东西。身边的一切,同这天空一样变幻莫测。

        外曾祖母去世了。我突然想起那个我并不熟悉的总是一个人坐在床边的老太太。我印象中的她已经老得走不动了,牙齿也掉了,我当时并不知道,其实她也看不见了。她只是常常一个人,在被遗忘的角落里,絮叨着什么。我很好奇,喜欢坐在她膝旁,睁大眼睛去听。说些什么我大多已记不清。让我印象深刻的有一句:“四子结婚了吗”?四子是我舅舅。

        我用稚嫩的声音学着她的样子轻轻地说话:“还没呢”。

        外曾祖母声音有点失落,“那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蹭蹭地跑到大人们面前,大声问道:“舅舅什么时候结婚啊”?声音上扬,语气中是期待。

        “怎么了”?

        “外曾祖母问”!

        “别理她”。

        我错愕。小小的年纪,不明白这个无情的回答。

        而我不知怎的,跑回去装作欣喜,大声地说:“就快啦”!我有点心虚,想来那是我第一次说谎吧。

        我脑子里反复上演着这一幕。不知怎的,脸上是冰凉一片。我突然感到恐慌。我第一次想着万一妈妈以后也那么老了怎么办,也会有人这样对她吗?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人生接近结点时,呼吸中回旋不尽的孤独与凄凉。

        妈妈打那以后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她变得不苟言笑,甚至经常冲着我和爸爸发火。她眼里常常布满了怨恨,让我恐惧。她说她恨那些人没有照顾好外曾祖母,恨那些人的冷漠。

        后来我才知道妈妈这几晚一直没睡,外曾祖母也是挺着直到见妈妈最后一面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妈妈哽咽着说,外曾祖母是被活活饿死的。身边人都对她不管不问,她三天滴水未进。

        妈妈说,外曾祖母去世前连件好的衣裳都没有,就连妈妈为她买的衣服外曾祖母也从没有机会穿上过。

        妈妈说,她照顾外曾祖母那段时间,晚上心总是半悬着,害怕自己会听不到外曾祖母的呼喊。

        妈妈说,半夜听到外曾祖母的呻吟,只有她起床去扶外曾祖母上厕所,给她洗衣倒尿,擦洗身体。

        妈妈说,她是外曾祖母一手带大的,外曾祖母常常给她讲很多很多故事,烧很多很多好吃的。

        妈妈说,......

        我手足无措地看着妈妈落泪,听着妈妈断断续续的句子。我想说,我真的明白。

        我也会害怕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陪着我长大的亲人离我而去。我害怕我眼中那个最伟大最崇高的存在,有一天颜面尽失,毫无尊严地让别人怜悯地擦洗着枯槁的身体,也害怕有一天,那个人被世界抛弃,大家连正眼看一眼也不愿意。那个孤独无助的人在需要帮助时,面对苍白的四壁,呼喊无人应答。无助像病毒一样蔓延开来。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母亲情绪都很低落。我能体会她的怨,她的爱,她的无奈与怒火。正是因为爱,才会生出希望,才会由希望转为失望,由失望化为怨恨。可人啊,终究也不能抛下任何一个血脉相连的人。亲情就是这样,再怨再恨,但到了某些时刻,我们还是会选择与一切和解,包容那些让我们失望的甚至伤害过我们的人。

        生活还在继续。

        夏天的夜晚,星星多了许多。

        妈妈突然指着窗外的星星说:“你能认出北斗七星吗”?说着朝我眨了眨眼睛。

        “你外曾祖母教我的”。

        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爱的光源。

860010-113403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