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凯:愿为解语花

寻找最美孝心少年 央视网 2016年08月03日 17:21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古有闵损芦衣孝母、王祥卧冰求鲤、杨香扼虎救父的感人故事。但是现在也没有机会去做那些大孝事了。孝,并不需要做出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孝,它存在于生活,始于点点滴滴。给父母的一次洗脚、一次夹菜、一次交心的沟通,这都是孝。孝很简单,但需要我们坚持不懈、持之以恒。

        我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过着普通的生活,不像其他人有那么多感人的故事,但我觉得正是这普通的生活才会孕育出“孝”这个朴实的道理吧!

        我的母亲已经四十岁了,岁月在她美丽的脸上留下了痕迹,满头的青丝也逐渐斑白了,但是镶嵌在她脸上那两颗黑珍珠却依旧美丽,只是近年来的过度劳累使那两颗黑珍珠出现了几条红色的血丝。

        母亲是从农村来的,爷爷奶奶并不待见母亲,甚至没有给他们举办婚礼,父亲常常夹在中间很是为难,渐渐的小矛盾汇聚成大矛盾。母亲想要不依靠爷爷奶奶,于是母亲做起了卖猪肉的生意。

        一家人的生活虽然拮据但也充满了温馨。可不知什么时候父母的关系逐渐恶化了,他们时常吵架,为此母亲也患上的严重的高血压,整日吃药,眼睛里充满了几条血丝,成了一个年轻的药罐子。

        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中,我与母亲被迫去了二姨家。在去那个我一无所知的路上,天空下起了如毛的细雨,冰冷冰冷地打在我的脸上,冷冽的大风吹过,令人不禁油然而生一股凉意。我静静地看着妈妈,妈妈哭了,微弱的抽泣声在安静的车内回旋。泪水打湿了她的睫毛,一股股清泪宛若断了的珍珠链般慢慢地流下来,我慌了神,这是我少见母亲流泪的一次,也是母亲哭的最厉害的一次,在我的心里母亲就如同一个铁人,可现在母亲却成了一个泪人儿。

        我拿起纸,轻靠在母亲的脸颊上,可是泪水宛若断了线的珍珠迅速滚落下来,泪水打湿了纸巾,母亲的身体微微震了一下停止了哭泣,在我耳边轻声说:“你是我在这个家里生活下去的支柱”。我也不禁抖了一下,心中犹如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啃食我的心。我心中默念:我要化作一座城永远保护着母亲,决不让她再受一点委屈!

        回到家中,父亲的脸上充满愁苦,手里擎着一碗啤酒,两片干的发裂的嘴唇微微颤抖不知在嘟囔着些什么。他猛地抱住了我,但并没像母亲那样哭泣。我轻轻拍着父亲的肩膀说:“爸,妈妈很想你,你去看看她吧。其实她早就想和你和好了,就是拉不下面子嘛!所以您快去道歉吧,我们全家人一起吃大餐”……爸爸跟我找到了妈妈,一见面两人就抱在了一起,一声声的对不起使他们心中那堵伫立了多年的墙一瞬间土崩瓦解……

        后来我们都很默契的没有再提那晚的事,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们的生活也重新回归了正轨,我开始专心学习,并被封为了“解语花”,虽然我一开始并不接受,因为“花”不适合我,但爸妈说我是他们的小小解语花,帮他们解决矛盾,解读他们的心声。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做个“解语花”吧。

        我尽力去达到父母对我的要求,我们的饭桌上重新又出现互相夹菜的幸福场面,不过这次不单单是是父母给我夹菜,还有我夹给他们,看到他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脸我也不禁笑出声来。其它时候像洗脚、洗碗、拖地,只要是能让他们开心的事我都承包了下来,我想这就是我现在能做到的孝吧。他们也开始专心工作,虽然他们偶尔吵架,但我看来也只是幸福生活的小插曲罢了。

        母亲喜欢用故事来给我讲道理,但那些故事随时间流逝大都已经淡忘了,有人问我:“那你听了这些故事有什么用呢”?其实这些故事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故事中的道理,它们就像儿时吃过的美食,虽然时光大都冲淡了味道,但它们已经化作我的骨和肉,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了,即使忘记,但是它们还是能够体现在我们的行动中。

860010-113403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