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辉:桂花、孝心

寻找最美孝心少年 央视网 2016年08月05日 15:50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孤山梅乱鹤泣阳,西湖泛舟多怨歌,朱楼碧瓦,巷弄残影,历世事变迁几回,古道寂径,涓溪清流,阅沧桑风雨无数,踏着铺满层层石砾的崎岖之路。我茫然,握着已被雨打日晒得满身疮痍的雨伞,我愿于此仰天长笑……

        三岁时,老家山东。

        那个夏末,老院里的桂花依旧繁密地开着,祖父安静地坐在树下的石板上,缓缓掏出口袋里的烟慢慢点燃,那是最后一个有您相伴的夜晚,我就要离开……火车缓缓地开动,车下一位白发老人随之慢跑,但那一座座绵延的高山无情的将我那年迈的祖父锁在了里面,不知怎的,眼泪不听我使唤地外冒,眼前浮现出祖父为我做桂花糕的情景。

        八岁时,我在天津挺好的。

        “家是以爱为圆心,幸福为半径的一个园”。父母尽职尽责地工作,我安心的完成我的学业,有安定的居所……不知祖父您过得好不好?好想吃您做的桂花糕。深秋了,夜深了,窗外的桂花早已凋落。

        前年,医院病房中。

        窗外寒风呼啸,白色的建筑在暴雨中似乎飘忽不定,病房里吊瓶滴滴滴的声音冲冠着耳朵,到处都是病人家属的哀叹声,刺鼻的消毒水味,伴随而来的是一股阴冷的风,无端的恐惧侵蚀着我的心,母亲抱着祖父的病危通知书嚎啕大哭。还记得得知祖父晕倒的那个夜晚;还记得母亲急着帮祖父转院的那个夜晚;还记得我独自蹲在墙角哭泣的那个夜晚……十年了,我又见到了我的祖父,病魔已经把他折磨得痛苦不堪,他脸上蜡黄,没有一点血色,消瘦的脸颊上,两根颧骨像两座小山似得突出在那里,他病危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用一双蜡球似的呆滞的眼睛望着我。

        “祖父,得的什么病,妈”?

        “脑瘫”。妈妈略带哭腔地说。 

        那晚我陪着母亲坐了一夜。

        秋叶因为枯竭而下,但这并不是它们生命的终结,它们会在下一个春天灿烂盛开。

        “惟孝顺父母,可以解忧”。窗外的桂花又开了,不过只有我一人独赏。妈妈仿佛被祖父上了枷锁,每天在医院,早出晚归。祖父出院后,她又四处打听治病的方法都记在小本上,每天都推着轮椅,带着祖父去门诊扎针灸,日复一日。夏天,烈日炎炎,她为祖父打上遮阳伞自己曝晒;冬天,寒风呼啸,她为祖父搭上毛巾被,自己却推着轮椅顶风而行。

        那天我看见了在风里,水雾里踽踽独行的母亲,紧紧攥着一包药,青丝成白发,皱纹已爬上了母亲的脸庞,时间的刻刀,在母亲的脸上雕刻出的沟壑,不经意间,母亲的头上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银丝。

        那天,正直青春期的我抱着母亲哭了,天复一天,没有母亲的陪伴,又有谁不会流泪呢?

        “您这么做值得吗?何况还有治不好的几率”。

        “我只愿在我父亲的有生之年尽孝”!母亲脸阴沉沉的。

        深夜,我平躺床上,望向窗外的桂花,久久不得入睡。我虽然没有晋时杨香,“深山逢白额,努力搏腥风。父子俱无恙,脱身虎口中”的那扼虎就义的勇猛之孝;也没有三国孟宗,“泪滴朔风寒,萧萧竹数竿,须臾冬笋出,天意昭平安”那哭竹生笋的坚持之效;更没有春秋仲子路,“负米供甘旨。宁辞百里遥。身荣亲已没。犹念旧劬劳”,那百里负米的坚毅之孝,但我却还阻止母亲尽这微薄之孝。“百善孝为先”,从小就耳濡目染的话,却成了司空见惯……

        那夜之后,我每天早上都与母亲推着轮椅上的祖父到医院扎针灸,取药,中午回家取饭送至医院;晚上为父母捶腰,捶背。我认为这是我人生最大的乐趣,苦而快乐着,我只是不想留下没有尽孝的遗憾。

        现在,一切都归于寂静。

        祖父恢复得可以下地走路了,每天晚上都和妈妈合作,为忙了一天的我和爸爸,献上一顿可口的饭菜。

        “女儿啊!我想回老家”!

        “爸,您就留在这边吧,我们好有个照应”。

        昨天,餐桌上的桂花糕格外夺眼。

        “妈,祖父呢”?“走了”……

        这一离别,就不知何时再能见到他,三年、五年……

        “妈,咱尽孝了吗”?“我们还是亏欠祖父太多太多”……

860010-113403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