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心少年:刘端静
相关信息
姓名 刘端静
性别
所属地区 江堰市七一聚源中学
简介 她用呀呀之语没能留住妈妈,她用稚嫩的小手收拾破碎的家,她娇弱的身躯是身患神经性癫痫疾病父亲的拐杖,她脸上沉淀的微笑展示着父女俩对生活的美好期望,她就是都江堰市七一聚源中学最美孝心少年——刘端静。

孝心故事

尊老爱亲,含泪孝敬


        父亲的病
        刘端静的幼年也曾有一个快乐的家,那时,爸爸刘遗忠每天干完活一回到家就顶着她去小院前采篱笆桩上的丝瓜花,去田间的油菜地里抓蝴蝶;妈妈周发英常常把她搂在怀里用下颚胳肢着她,孩子银铃般的笑声竟然让爸爸和妈妈忘记了春秋冬夏的季节变化。
        可是,天妒幸福。那是小端静三岁生日的当天,当爸爸正准备抱起她时,突然倒在了地上,全身剧烈抽搐、口吐白沫、人事不省。第一次看到爸爸这个样子的妈妈一下子吓得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小女儿也吓得哇哇大哭、用稚嫩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喊着爸爸,其中一位道贺的亲友,迅速从草地里扯来一把草塞进爸爸刘遗忠的嘴里。半个小时后爸爸慢慢醒了过来,看到惊魂未定的妈妈和泪眼涟涟的女儿,爸爸隐隐约约地感到厄运之神正在降临到这个家。他最终鼓起了勇气,说出了埋藏在心底已久并且期望能永远不再复发的痛:原来,那是爸爸刘遗忠大约五六岁的时候,一次和小伙伴玩捉迷藏,不小心从一处断了的围墙上摔了下来,不小心磕伤了头部,当时,年老而又贫穷的祖父母只是把昏迷的爸爸刘遗忠带到了当时村上的赤脚医生处进行了简单的伤口清创和包扎就草草了事。当时,赤脚医生建议祖父母带爸爸到医院去检查,可是年事已高且贫穷不堪的祖父母哪儿有钱给爸爸看病,只能抱着孩子一遍又一遍的抹眼泪。后来,爸爸刘遗忠偶尔会感到头晕眼花和恶心呕吐,医生告诉祖父母,爸爸因头部摔伤落下了间歇性神经癫痫疾病。慢慢的,爸爸的发病频率越来越高,由先前的几年一次到一年几次再到现在的一天几次。高昂的药费慢慢掏空了这个本来就不算富裕的小家,面对饱受折磨的妻子毅然选择了离婚。
        赤子的心
        妈妈走了,小屋里只住着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犯病的爸爸和慢慢懂事的小丫丫,本来就冷清的家变得更冷清了。可是,爸爸往日脸上的愁容似乎不见了。不犯病的时候,他拿着石块在地上教女儿写“爸爸、妈妈”,聪明的小女儿似乎懂得了什么,有时爸爸下地干活,她就学着爸爸的样子,用废旧的小牙刷为爸爸洗鞋、用稚嫩的小手搓爸爸泡在盆子里的衣服、垫着小板凳做饭,懂事的小女儿让爸爸和邻居看在眼里们是欣慰又心酸。以后爸爸再犯病的时候,小女儿已经不再那么害怕。在爸爸犯病后,她常常拿着小扇子,蹲在爸爸的身边,给爸爸驱赶讨厌的苍蝇和蚊子,待爸爸醒来时,她早已用小嘴将给爸爸准备的白开水吹得温度不冷不热。
        2008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那天晚上,爸爸的病又犯了,简陋的地震棚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没有灯,四周一片漆黑,小女儿望望外面一个过路的人都没有,看着被疾病折磨的爸爸,她毅然钻进了满布裂痕而摇摇欲坠的小屋,四处乱摸,终于摸到了爸爸的药。她用矿泉水瓶子接了一点雨水,给爸爸把药服下。爸爸醒来后,看到凳子上的药瓶和孩子脸上、手上还沁着一道道血迹的伤痕,爸爸泪流满面,紧紧地抱着孩子,泣不成声。
        有一天,爸爸又犯病了,糊里糊涂地来到河边,小女儿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急得哇哇大哭,一边伸出小手去抓,一边大声地呼救,最后,在闻讯赶来的好心人的帮助下,爸爸被拉上了岸,那夜,小女儿睁着大大的眼睛,用一节绳子将父亲的手和自己的手连在了一起,守了整整一夜。
        现在,父女俩住的小房子,是亲戚朋友用东拼西凑的材料搭建而成的,家里的家具也全是亲戚朋友用旧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小女儿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可是,上学又成了小女儿刘端静内心既感到愉快又感到无限害怕的事情。愉快的是在政府和好心人的帮助下,自己可以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去上学;害怕的是自己上学后,爸爸如果发病又该怎么办?
        有一次,爸爸的药吃完了,他又不想耽搁女儿的学习,就自己骑着亲戚送的电瓶摩托车上街买药。可是,病又突然犯了,电瓶摩托车在似乎无人操控的情况下径直冲下了排水沟,车摔烂了,爸爸身上到处是血。当女儿得到好心人的通知赶来时,爸爸奄奄一息。女儿害怕的哇哇大哭,呜咽着说:自己不要再上学了。看着父女俩一瘸一拐的走了,很多人的眼睛都红了。 以后每天早晨,她都会早早的起床,做好早饭,给水瓶灌满开水,把药和水放在爸爸易拿的地方,然后问问爸爸的身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需要外出办的事?当得知爸爸的身体不碍事且也不需要出门的时候,她就愉快的背起书包去上学,放学后,她总是第一时间跑回家,当看到爸爸安好的样子,她就搭起小凳子开始做作业。
        做完作业,有时天色尚早,她就拿出从学校图书馆或者同学那儿借来的故事书依偎在爸爸的身边,绘声绘色地给爸爸讲“狼外婆”“丑小鸭”“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看着天真活泼快乐的小女儿,爸爸的脸上有时竟浮现出骄傲与痛苦并存的神情,他多么想给孩子一个健康、完整的家啊,可是自己的病让他几乎成了一个废人。
        讲完故事,她开始做晚饭,饭后,她将爸爸扶到简陋的屋里,打开亲戚送的旧电视,给爸爸收到爸爸最喜欢看的军人题材的电视剧或电影。然后从床头拿出从地摊上买来的《癫痫病患者日常理疗》一书,对照书上的方法,开始给爸爸做头部和肩部的按摩,待爸爸昏昏欲睡时,她赶紧打来洗脸水和洗脚水给爸爸洗脸和洗脚。
        女儿知道,爸爸的疾病与营养有关。为了给爸爸增加营养,她常常在放学的路上捡起一个个别人丢弃的矿泉水瓶子,甚至舍不得丢弃哪怕一张废纸,她把它们收集整理起来,每隔一段时间都能换一点钱,然后买回一点肉,亲自给爸爸包一顿饺子。学校发的营养餐她更是视为珍宝,从来舍不得吃,总是给爸爸留着。
        美好的梦
        “我是不幸的,我甚至有时恨我自己,我有手有脚,可是我却什么也不能做,因为我的病,它剥夺了劳动的权利,大家都害怕我在劳动期间突然发病,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尽管大家都很同情我,却没有人愿意给我一份工作,我真的太羡慕乃至嫉妒那些可以干活的人。田地里的庄稼也因为我的病和杂草平分秋色,我常常祈求上苍不要让我的病那么频繁的发生,让我在正常的间歇多尽一尽做父亲和农民的责任,多干点农活,哪怕种点豆角瓜果,贴补一点家用(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是父女俩的每月的低保费300元和前妻给孩子的抚养费200,可是每月的药费开支至少要300到400元),让我的女儿也过几天无忧无虑的正常生活,也算此生不枉为人父!”
        如今,懂事的女儿已经是一名中学生了,她除了把早已习惯了各种家务活儿安排的井然有序,也在悄悄的规划自己的未来人生,她积极地参与了班委劳动委员的竞选,以热忱的服务和阳光的心态赢得了同学们的敬重和爱戴。她衷心感谢政府、好心人士、亲朋好友给予关怀和帮助,她知道,自己就是爸爸的拐杖,只要自己自信而阳光地挺立着,爸爸就不会轻易的滑倒,即使滑倒了,自己也会很快将他扶立起来,因为那个声音一直在儿女的心中回荡:感恩的心,感谢有您,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