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心少年:宁志军
相关信息
姓名 宁志军
性别
所属地区 河北内丘二中
简介 单亲少年宁志军,用岁月的坚守和担当回馈着母爱,用责任和担当撑起一个风雨飘摇的家庭。论年龄,他是少年;论行为,他理所当然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一个大写的人。


孝心故事

用孝心和担当撑起母亲的天


        15岁的宁志军是河北内丘二中的初二年级学生,面对父亲病逝,母亲智障,少年宁志军,咽下无尽的泪水,封存了所有的软弱,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坚强与担当。洗衣、做饭、抬水、扫地、打零工、捉蝎子,看似平平淡淡,更不轰轰烈烈,但简简单单的行动,诠释了坚强少年的博大的孝心。都说女孩是父母的小棉袄,但单亲少年宁志军却是母亲的大衣,甚至天和地。
        晴天霹雳
        宁志军本来有一个完整的家,父亲、母亲、哥哥和他。尽管祖祖辈辈居住在丘陵区,坡高地薄,收入有限,日子但也勉强能过得去。父亲老实巴交,肯吃苦,到处打点零工,基本能顾住温饱。时光到了2012年秋天,父亲宁良小正在翻盖家里的房子,突发肝炎,疼痛难忍。但是看着家里的窘况,吃了几粒止疼药,忍着痛继续盖房子。劳力不好,积劳成疾,病情恶化,撒手人寰。
        父亲离去,家里的天一下子塌了,这个家彻底垮了。母亲五十多岁了,智障,嘴歪眼斜,生活不能自理。见了人只会咕哝咕哝的嘟囔,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成。饭不会做,衣服不会洗。偶尔做做饭,一个人吃一绺挂面就行,她能下两封。满满一大锅,能吃好几天,馊了继续吃。
        为了生计,哥哥宁继军,要到外地打工去了。家里只剩下宁志军和智障母亲,宁志军突然间长大了,流着眼泪,咬着牙,一字一顿对哥哥说:“咱娘我来管,你放心打工去吧!”那一年,他只有11岁。
        旱井汲水
        照顾母亲,先从打水开始。宁志军家里没水管,他要到在村中间水井往上提水。只见他略微低着头,两只手轮换着用绳子从井里往上汲水,随着她的两手交替着往上拔,一桶晶莹凉爽的清水,慢慢地露出井口。此时此刻,宁志军的脸上早已豆大的汗珠,不停往下滴答。身上的背心也溻透了。
        他说从家里到井边,大约有100米的路程。他一人吃力地拎起两个大铁桶,气喘吁吁地爬了五个坡。十几岁的孩子,除了脸上的汗珠,有的是坚毅和对生活的憧憬。
        往水缸里打水,是宁志军每星期日放学到家必须完成的作业。他上学之前都给娘打一大水缸水,预备好母亲一星期做饭洗涮用水。
        苦难,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同样,苦难,给他的人生增加营养,增添坚强的砝码。宁志军在苦难面前,选择了坚强面对。
        拾酸枣,填补家用
        对于一个初中学生的暑假来说,大多数人可能在空调屋里玩电脑游戏,或者跟着父母四处游玩,也可能去学钢琴练书法上各种各类的补习班。宁志军可没有这样的奢望,暑假里他伺候母亲,白天摘酸枣,晚上捉蝎子,贴补家用,也换取下学期的饭费。
        宁志军所在的村子,位于丘陵区。盛产酸枣,成熟后加工成枣仁,是贵重的药材。暑期酸枣进入成熟期。志军就跟着堂姐,给别人家摘酸枣。烈日炎炎,骄阳似火。在家里坐着不动,也会出一身的汗,更何况是在无遮拦的暴晒下。
        他说,尽管很热,但是一天能够能摘十几斤酸枣,一元一斤,一天下来能收入十几元钱呢。一脸满足的笑容。
        娘在,家就在
        宁志军到县城上了初中,一周回家一次。一进门就喊:“娘,我回来了!”母亲乐呵呵的走出来,冲着儿子傻笑,他就会拉着母亲的手,嘘寒问暖,讲述着学校的故事。
        紧接着开始拾掇傻娘十几天堆起垃圾,灶台上随处可见的饭菜丢弃物,扫屋地,整理母亲乱放乱扔的东西。一阵忙碌之后,用毛巾给母亲擦擦脸,拢拢凌乱的头发。拿着扫把把院子打扫一番,这一切忙碌完毕,开始给母亲做饭。
        “我会做熬米汤,煮挂面条,炖土豆,炒白菜!娘在,家就在!”宁志军自豪地说。
        单亲少年宁志军,用岁月的坚守和担当回馈着母爱,用责任和担当撑起一个风雨飘摇的家庭。论年龄,他是少年;论行为,他理所当然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一个大写的人。